2023年01月27日 (星期五)
首尔地铁罢工下班坐地铁犹如“地狱之行” 深夜劳资谈判达成一致
상태바
首尔地铁罢工下班坐地铁犹如“地狱之行” 深夜劳资谈判达成一致
  • 金旻郁·罗云采·李受玟 记者
  • 上传 2022.12.01 12:15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因劳资谈判达成一致,首尔地铁在罢工一天后的1日上午从首班车开始恢复正常运行。首尔交通公社和两大工会(首尔交通公社工会与统合工会)在30日深夜协商中戏剧性地达成了一致。劳资双方30日晚8时许在首尔市城东区总部重启了薪酬及集体劳动协议的谈判。

在此之前,30日下班时间社交媒体上有人写道“这哪是地铁,简直地狱嘛,救命啊”、“我快要被推倒了,好害怕”、“挤满了人,连交通卡都刷不了”等,关于无处落脚的地铁和车站内部情况的消息满天飞。

实际上,在写字楼密集的地铁2号线江南站,从下班时间的下午6点开始,站台和楼梯都挤满了人,甚至很难通过检票口。新道林站、忠武路站等其他主要车站的情况也大同小异,极度混乱的局面直到晚上8点才逐渐缓解。

两大工会于当天上午6时30分开始罢工。听到罢工消息的市民们比平时更着急上班,从上午7点左右开始,首尔站、蚕室站、弘大入口站等流动人口较多的地铁站聚集了比平时更多的市民,因为担心“罢工导致列车晚点,可能会迟到”。更何况,当天首尔的早晨气温为零下6.8度,体感温度更是达到零下12.5度。韩国拉响了今年第一次寒潮警报,当天市民们都穿着厚厚的外套,戴着围巾、手套等,全身裹得严严实实的。从京畿道乌山市到首尔市钟路区上班的高某(26岁)表示,“听说要罢工,因为怕迟到,连头发都没洗就出来了”。

地铁罢工开始的当天上午,韩国全国消除残疾人歧视联合会(简称全残联)成员们曾预告称,将从4号线三角地站开始乘坐地铁举行示威,而且实际也进行了示威。30多岁的上班族金女士叹息道,“交通公社和全残联都想为各自争取权利,这能理解,但我不知道市民的权利在哪里”。

与“尚不至于引发大混乱”的上班路不同,下班路的情况发生了巨大变化。下班时间乘客蜂拥而至,导致上下车延迟,地铁运营也随之推迟。在江南站,一位乘客表示,“来了三趟车都没坐上,时间就已经过去了40分钟”,然后出了地铁站坐公交车去了。大学生李某(23岁)表示,“下周开始是考试周了,很担心”。

两大工会一直反对公社方面的裁员计划,在前一天(29日)劳资双方针对薪资及集体劳动协议的谈判破裂后,工会就开始了罢工。但在下班高峰期爆发了地铁大混乱的30日下午7时,劳资双方重新开始交涉,继续进行了协商。

民主劳总干部走后,首尔交通公社工会宣布谈判决裂

运营首尔地铁1~8号线的首尔交通公社工会30日开始罢工,图为当天的忠武路站。【照片来源:韩联社】

这是自前首尔市长朴元淳在任时期的2016年9月以来时隔6年首尔地铁再次出现罢工。正在罢工的工会是韩国全国民主劳动组合总联盟(简称民主劳总)旗下首尔交通公社工会(10200名成员)和韩国劳动组合总联盟(简称韩国劳总)旗下统合工会(2500名成员)的联合体。

今年9月,首尔交通公社方面曾提出通过业务效率化等方式在2026年之前裁减1539名员工的方案,以摆脱老人免费乘车、低票价等带来的财政危机,裁员规模达公社人员的十分之一。资方对此解释称,“不是要解雇这些人员,而是将其分配至子公司等,变更所属单位”。交通公社去年的负债规模为6.6072万亿韩元,2019年本期净亏损规模为5865亿韩元,2020年为1.1137万亿韩元,2021年则为9644亿韩元。

有分析认为,工会开展“政治性”罢工是为了给已经罢工7天的韩国货运工会“货物连带”造势,向现任政府施压。也有人怀疑,前一天薪资及集体劳动协议的第五次正式交涉未能结束,是否与民主劳总公共运输工会委员长玄贞熙(音)的“影响力”有关。玄贞熙于11月29日下午4时40分来到交通公社总部,停留30分钟后离开。

在29日下午2时举行的第5次正式交涉中,资方口头提出了“将在一定时间内保留裁员案”的替代方案。对此,工会方面表示“不要口头说,要写成文字”,由此陷入僵局的谈判似乎出现了转机。据说,当时首尔交通公社第二工会“统合工会”还有意接受资方的提议。交涉委员由8名民主劳总成员、4名韩国劳总成员组成。但谈判在晚上10点以后破裂。资方相关人士表示,“谈判中途休息时间,离开谈判场的工会委员们没有回来,就连在场的人也突然离开,宣布‘谈判决裂’”。

韩国劳总所属公社工会相关人士表示,“(比起我们)民主劳总委员们更反对(资方的方案)”。民主劳总所属公社工会相关人士就玄贞熙委员长相关疑惑否认称,“事实关系并非如此”,还表示“关于公社方面提出的方案,我们认为,比起资方,(向公社提供出资资金的)首尔市应该出面解决问题,我们反而是向玄贞熙委员长提出了支援请求”。

首尔市长吴世勋30日表示,“我想把首尔地铁罢工的概念定义为政治性罢工”,“首尔市方面认为,工会表面上主张撤回结构调整等,但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其与目前正式开展的‘货物连带’罢工有关联”。在这种情况下,公社内以年轻员工为中心的“正确工会”(Allbaleun Union)以“名分不实”为由,没有参与罢工。目前“正确工会”反对两大工会要求撤回裁员案的主张,并表示,2018年公社将原有的合作及合约企业所属的升降安全部门管理或内部食堂、理发师、澡堂、小卖部等1285名从业人员转换为公社所属的普通员工(正规员工),但此后财政状况进一步恶化。

“正确工会”委员长宋时荣(音)主张称,“转换当时,并没有对能力进行认真考核,而且在监查院的监察中还发现,转换对象中有15%左右的人与在职人员有亲属关系”。

另外,曾预告将于1日罢工的大邱地铁工会在30日与大邱交通公社在最后一轮交涉中达成一致,最终取消了罢工。

金旻郁·罗云采·李受玟 记者
译 | 艳琳 校 | 李佳欣 责任编辑 | 刘尚哲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相关报道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