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有波尔多,中国有贺兰山风土”:探访中国“葡萄酒崛起”的大本营
상태바
“法国有波尔多,中国有贺兰山风土”:探访中国“葡萄酒崛起”的大本营
  • 申庚振 记者
  • 上传 2021.10.05 16:18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游牧民族聚集黄河上游的宁夏
生产高级葡萄酒的天时地利人和
习近平视察后多重支持政策接踵而至
2035年产量预计从目前的1.3亿瓶增加到6亿瓶
为减少进口量、增加全国葡萄酒生产、开拓高级葡萄酒市场肩负任务

图为9月27日,中国西北宁夏回族自治区贺兰山东麓的嘉地酒园全景,后方能够看见海拔为2000~3000米、南北横向绵延250余公里的贺兰山脉。申庚振 记者
图为9月27日,中国西北宁夏回族自治区贺兰山东麓的嘉地酒园全景,后方能够看见海拔为2000~3000米、南北横向绵延250余公里的贺兰山脉。申庚振 记者

“Terroir(风土)这个词汇是法国人发明的,指生产优质葡萄酒所需要的天时、地利、人和,贺兰山东麓的风土可以与波尔多相媲美。”

9月27日记者在中国西北偏远的宁夏银川市见到嘉地(Jade)酒园的葡萄栽培师赵文洋如是说。

图为9月27日记者拍摄的在位于中国西北偏远的宁夏回族自治区贺兰山东麓的嘉地酒园葡萄地里,枝头长满了从法国波尔多引进的卡本妮苏维翁品种的葡萄。申庚振 记者
图为9月27日记者拍摄的在位于中国西北偏远的宁夏回族自治区贺兰山东麓的嘉地酒园葡萄地里,枝头长满了从法国波尔多引进的卡本妮苏维翁品种的葡萄。申庚振 记者

记者在中国偏远的宁夏接触到了多年前曾随日本漫画《神之水滴》被韩国人熟知并在韩国掀起过一阵葡萄酒热潮的葡萄酒术语“风土(Terroir)”。“风土(Terroir)”指一个地方独特的气候、地形、土壤、景观、生物多样性和人文特征。嘉地酒园的庄主丁健自豪地说,“没有得天独厚的风土,就没有倾国倾城的美酒”,“法国有波尔多,中国有贺兰山美酒”。

位于贺兰山的鄂尔多斯高原

逐渐崛起为中国葡萄酒之都的宁夏回族自治区位于黄河上游自南向北的流向开始偏转的鄂尔多斯(蒙古语中意为宫殿)高原地区,拥有720万人口,历史上曾是匈奴、鲜卑、突厥、唐古特、吐蕃、蒙古等民族的聚集地,成立于一千年前的西夏国还曾强力对抗宋朝,创造出耀眼的本地文化。

嘉地酒园是宁夏颇具代表性的葡萄酒庄园,日落下的白色建筑令人印象深刻。该酒园坐落在海拔2000~3000米山峰鳞次栉比的贺兰山东麓,15万平方米的葡萄田里结满了从法国波尔多引进的赤霞珠(卡本妮苏维翁)品种葡萄果实,正在等待收获。

9月27日在中国西北偏远的宁夏回族自治区贺兰山东麓嘉地酒园拍摄的葡萄酒发酵桶。申庚振 记者
9月27日在中国西北偏远的宁夏回族自治区贺兰山东麓嘉地酒园拍摄的葡萄酒发酵桶。申庚振 记者

贺兰山葡萄酒主打高级葡萄酒产品。嘉地的旗舰葡萄酒产品“咏叹调2015”曾在2018年北京举行的布鲁塞尔世界葡萄酒大赛(Concours Mondial de Bruxelles)上荣获金奖,并在2017年法国举行的吉尔伯特·盖拉德国际葡萄酒大赛上荣获金奖等,备受好评。这款葡萄酒零售价格为1580元人民币(29万韩元),在橡木桶中经过14个月的发酵带有浓郁的木香,令人印象深刻。
 
赵师傅强调,贺兰山葡萄酒能够成为中国国产葡萄酒的尖兵,离不开当地的天时、地利、人和。

首先是天气。贺兰山东麓山脉的走向与此段黄河自南向北的流向一致,是典型的半干旱大陆型气候,年降雨量约100~300毫米,日照时长超过3000小时,是最合适种植香甜葡萄的气候条件。

再来看土壤。葡萄园位于贺兰山东麓的洪积扇平原上,海拔约1180米,坡度约2%,土壤中砂石含量非常高,因此这里的土壤具有良好的透水透气性,比较适合葡萄根系的生长,同时这种土壤会使地表附近的昼夜温差更大,因此植物生长过程中所产生的一些物质能够较好地保存下来。

最后来看这里的人文条件。这里的人们已经摸索出一些独特的葡萄种植和管理方法。比如在秋季葡萄收获结束后,把葡萄藤埋藏在土壤中,低于冬季最低可达零下27摄氏度的酷寒,为葡萄藤提供较好的温度和湿度条件。这些工作由迁移自宁夏南部贫困地区的大量农民从事,将中国振兴乡村的脱贫工作与葡萄酒产业相结合。此外,葡萄酒产业的发展还得到了政府的大力支持。宁夏回族自治区政府近十年来从行政、财政等方面大力支持葡萄种植和酿造产业的发展,并通过修建地下输水管道引来黄河水进行灌溉。

图为9月26日举行的首届中国(宁夏)国际葡萄酒文化旅游博览会开幕仪式上,中国全国人大副委员长陈竺正在发表主旨演讲。申庚振 记者
图为9月26日举行的首届中国(宁夏)国际葡萄酒文化旅游博览会开幕仪式上,中国全国人大副委员长陈竺正在发表主旨演讲。申庚振 记者

9月25日,记者从北京乘坐飞机飞行两个多小时后抵达宁夏回族自治区。这里已经有200个葡萄酒庄,每年可生产1.3亿瓶葡萄酒。9月26日举行的首届中国(宁夏)国际葡萄酒文化旅游博览会开幕仪式上,中国全国人大副委员长陈竺表示,“中国(宁夏)国际葡萄酒文化旅游博览会,是党中央、国务院(政府)赋予宁夏的重大使命”,“要以建设宁夏国家级的葡萄及葡萄酒产业开放发展综合试验区为载体,积极推动中国葡萄酒及葡萄酒文化走出去”。
 
宁夏地方政府在中央政府的支持下,制定了2025年实现年产3亿瓶、2035年实现年产6亿瓶葡萄酒的发展计划,旨在把当地打造成年产量超过2020年产量约5亿瓶葡萄酒的法国波尔多的世界级葡萄酒圣地。同时,宁夏政府还计划把当地的葡萄种植面积从当前相当于首尔市面积60%左右的369平方千米(55万亩)拓展两倍,相当于1.65个首尔市的大小。

宁夏掀起大规模葡萄酒崛起的浪潮,其背景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有关。习主席在2016年访问宁夏后,2020年再度亲临宁夏,并访问了此处的源石酒庄,表示“随着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葡萄酒产业大有前景”,“宁夏要把发展葡萄酒产业同加强黄河滩区治理、加强生态恢复结合起来,提高技术水平,增加文化内涵,加强宣传推介,打造自己的知名品牌,提高附加值和综合效益”。在习主席发表如上指导方针后,中国当局将宁夏指定为葡萄酒产业示范基地,并在此举行国家级博览会等,发布了葡萄酒产业发展的大蓝图。

9月26日记者在贺兰山源石酒庄的试饮大厅,这里为游客准备了多种葡萄酒试饮套餐。申庚振 记者
9月26日记者在贺兰山源石酒庄的试饮大厅,这里为游客准备了多种葡萄酒试饮套餐。申庚振 记者

9月26日博览会结束后,记者前往源石酒庄,看到了大量家庭游客、导游和旅游团。这里还推出葡萄酒试饮活动,根据葡萄酒级别,价位在人均40元人民币(7400韩元)至150元人民币(2.8万韩元)之间。在法国波尔多和美国纳帕谷兴起的新型葡萄酒旅游模式在中国也开始出现。
 
宁夏葡萄酒的醇厚酒香和潜力还引起了外国投资者的关注。同行的宁夏政府副主席王和山说,“贺兰山山麓位于号称葡萄栽培黄金地带的北纬38度一带”,“已经有24个国家的投资者在此地投资了60多个葡萄酒园”。他表示,在当地投资一片尚未开发的荒地开发葡萄酒田,至少需要2000万元人民币(约合37亿韩元),加上建造葡萄酒酿造厂的成本,大约需要投资1亿人民币(约合184亿韩元)。

不过,虽然当地政府的目标宏大,中国的葡萄酒市场却在近来进入了转型时期。中国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截至8月份,中国的葡萄酒产量共计1.65亿升,比去年同期减少6.3%,在2013年达到顶峰后持续减少。中国葡萄酒网络商城“葡萄酒网”近日报道称,2020年中国葡萄酒产量4.13亿升,比前一年减少6.1%,进口葡萄酒总量4.714亿升,比前一年减少28.8%。专家们表示,中国葡萄酒产量和进口量减少的主要原因是中国葡萄酒市场“进入了的从数量增长到质量增长的转型期”。分析认为,随着中国消费者的品味日渐提升,对高级葡萄酒的需求增加,同时对葡萄酒的整体需求量进入下降阶段。也就是说,宁夏肩负着在中国葡萄酒产业注重质量的转型期开拓高级葡萄酒市场的重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