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剧里的李政宰”,网飞《鱿鱼游戏》引发个体户共鸣
상태바
“我就是剧里的李政宰”,网飞《鱿鱼游戏》引发个体户共鸣
  • 高锡玄 记者
  • 上传 2021.09.27 13:15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网飞(Netflix)原创网剧《鱿鱼游戏》预告片截图。【照片由网飞提供】
网飞(Netflix)原创网剧《鱿鱼游戏》预告片截图。【照片由网飞提供】

“K-防疫就是现实中的鱿鱼游戏,看剧看到泪奔”

在首尔经营餐厅的A某在看过网飞原创网剧《鱿鱼游戏》后发表了如上感言。截至9月27日,韩国中秋长假期间大规模的人口流动引发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疫情扩散趋势愈发严重,个体户再次如履薄冰,担心政府继续延长营业时间限制措施。

《鱿鱼游戏》讲述因为做生意失败、赌博等欠下巨额债务的一群人赌上生命去赢取456亿韩元奖金的故事,主角成奇勋(李政宰饰)也做过个体户,他在被公司裁员后走上创业道路,开过炸鸡店和小吃店,但均以失败告终,又因赌博等欠下4亿多韩元的债务,因此他决定加入这个游戏。

在剧中的一个桥段中,游戏参与者的欠债数额被一一念出后被告知“你们都背负着无力承担的巨额债务,已经被逼到人生的悬崖边缘,在剩下的人生中,你们是打算一直被人追债还是抓住最后的机会呢”。看到这一段台词的个体户们纷纷表示“如果有456亿韩元的奖金我也想参与”,“我自己的情况可能更惨”。

在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下,韩国某个体户老板B某(57岁)因经营困难最终自杀,图为在其生前经营的啤酒吧门口放着的人们寄托追悼的菊花。【照片来源:韩联社】
在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下,韩国某个体户老板B某(57岁)因经营困难最终自杀,图为在其生前经营的啤酒吧门口放着的人们寄托追悼的菊花。【照片来源:韩联社】

开啤酒吧23年的老板不堪重负自杀

实际上,有个经营了23年啤酒吧的个体户老板就因为新冠肺炎防疫局势下的限制营业措施陷入困境,最终因为不堪重负而于本月初选择自杀。

个体户B某(57岁)1999年开始在首尔麻浦区经营啤酒吧,后来又开设餐厅、日式酒吧等,经营着四个店面,本月7日被发现死于居住的单身公寓。经推测,B某被发现时距离死亡时间已经过了几天,他最后一次与朋友联系是在8月31日。

在疫情爆发之前,B某的生意可谓相当成功,在生意扩大后,他还将股权分给员工,并在行业里罕见地试行“每周五日工作制度”。然而,爆发于两年前的疫情彻底改变了他的生活,店里的营业额先是下降到一半,继而下降到三分之一,最后更是减少到每天不到10万韩元,从去年年末政府开始采取营业限制措施起,店里就不再有客人光顾。

据说他后来只保留了有着100个客座的店面,但还是无法承受每月1000万韩元的租金支出和员工工资的压力。据称,B某在死亡前搬出自己居住的单身公寓,腾出钱来支付了员工工资,并向朋友借钱补足了空缺。在死去的B某旁边,手机上还留存着向其催债和催促其退房的短信息。

【照片来源:网飞】
【照片来源:网飞】

防疫压力下“赢也是死放弃还是死”

在个体户老板聚集的“做老板难免伤痛”网络论坛上,某个体户写道,“电视剧里有段李政宰到啤酒吧借钱的镜头,我朋友就曾这样找我借钱,样子简直一模一样”,“我也因为自己有家人要养活,而且店里生意不好,不好意思地拒绝了朋友,对剧中(拒绝的)啤酒吧老板很能产生共情”,另一个体户抱怨称,“个体户都是在‘防疫’名义下被迫参加鱿鱼游戏的人”,“如果说有什么不同,那就是我们即便赢了也没有奖金”。对此,人们纷纷留言表示共鸣,称“赢了是死,放弃也是死”,“还有人只是被淘汰,连参与游戏的机会都没有”。

个体户贷款额比一年前增加13.7%

有数据显示,截至今年第二季度,韩国个体商户从银行等所有金融机构贷款的总金额已接近860万亿韩元。韩国央行发布的《金融稳定情况(2021年9月)》报告显示,今年第二季度韩国个体户的贷款总额比一年前增加13.7%,达到858.4万亿韩元。

尤其是,个体户从非银行金融机构贷款金额的增加率明显更高。这意味着,不少个体户因为银行门槛提高,不得已把手伸向了高利贷。个体户在非银行金融机构的贷款规模比前一年同期增加19.9%,在银行圈的贷款规模仅增加10.7%,在储蓄银行、商业信贷公司等“高利率贷款”规模增加17.6%,相对较高。

高锡玄 记者
译 | 李小敏 校 | 李霖 责任编辑 | 刘尚哲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