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6月17日 (周四)
文在寅执政四年房价暴涨82%、青年体感失业率27%刷新历史最高纪录
상태바
文在寅执政四年房价暴涨82%、青年体感失业率27%刷新历史最高纪录
  • 世宗=孙海容 曹贤淑 记者
  • 上传 2021.05.10 16:54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文在寅总统
文在寅总统

文在寅政府重点关注或表示有信心做好的几大经济政策都纷纷触礁。从上任后立刻在青瓦台办公室安装就业状况显示板宣布要亲自解决的就业问题还在不断恶化,先后颁布的25项大大小小的调控房产市场的政策也被证明无效。对于5月10日迎来上台四周年的文在寅政府来说,经济成了政府业绩的最大短板。

文在寅政府上台后首先提出“收入主导经济增长”的经济发展关键词。这一发展理念的核心逻辑是通过上调最低工资带动扩大消费,从而刺激经济、带动就业增加。在政府上台第一年的2017年,最低工资委员会就宣布将最低工资标准上调16.4%,次年再次上调10.9%。

政府的主要官员曾拍胸脯保证政策会成功。前任青瓦台政策室长张夏成表示,“明年(2019年)即可看到收入主导经济增长政策的效果”,前任经济首席秘书官洪长杓表示,“消费主导经济增长的积极效果将大90%”,但实际上,这一政策所带来的副作用正日趋显现出来。

今年第一季度韩国的就业率为58.6%,比文总统上任第一年的2017年第一季度(59.6%)下降一个百分点,就业环境的恶化情况比前政府更甚。如果拿各界政府就任第四年第一季度时累计增加的就业人数来看,文政府的就业人数仅增加26.9万,只有朴槿惠政府(168.8万)的六分之一左右,是李明博政府(99.1万)的大约四分之一。

就业质量也有所下降。作为国家经济支柱的三四十岁中年人群的就业岗位不断减少,优质的制造业就业人数也出现减少,只有不稳定的临时工就业岗位增加。青年体感的失业率(就业辅助指标3)从2017年第一季度的23.6%上升到今年第一季度的26.5%,增加了3.2个百分点,创下历史之最。

淑明女子大学经济学系名誉教授申世敦表示,“因为最低工资上调速度过快,感到压力的企业和个体户纷纷减少雇佣”,“雇佣指标恶化,收入指标也随之变差,并导致就业岗位进一步减少,出现恶性循环”。

房产政策也令国民颇为失望。文总统曾表示“对房产政策很有信心”(2019年11月)、“不会输给投机势力”(2020年1月),承诺会“将急剧上涨的房价稳步调整回原状”(2020年1月),最终却造成全国房价集体上升,中产阶层纳税负担加大、平民的居住压力增加等负面结果。

各届政府任期第四年增加的就业人数。图表=金玄艺 
各届政府任期第四年增加的就业人数。图表=金玄艺 

经济正义实践市民联盟(简称经实联)按照不同政府执政时期对2003年1月至去年12月首尔22个小区的6.3万户住宅市场价进行分析比较的结果发现,文政府上任后至去年年末,首尔实用面积82.5平方米(25坪)的公寓价格从6.6亿韩元上升到11.9亿韩元,暴涨82%。相比之下,卢武铉政府时期房价涨幅为2.6亿韩元(83%)、李明博政府为-4000万韩元(-8%)、朴槿惠政府时期为1.3亿韩元(25%)。其中,文在寅政府时期的涨幅达到5.3亿韩元,占过去18年总涨幅8.8亿韩元的60%。

如此疯狂的房价催生了大量“暴穷”群体(暴富的反义词,指自己在不知不觉间因为资产被拉开差距的群体)。体现财产不平等程度的“五分位净资产倍数”从2017年的99.65倍大幅上升到去年的166.64倍,“净资产基尼系数”也从2017年的0.584上升到去年的0.602,持续保持上升趋势。这些指标的数值越大,说明财富的两极分化越严重。

各届政府的公寓价格涨幅
各届政府的公寓价格涨幅

建国大学房产系教授沈教言(音)表示,“政府起初主张房价上涨不是因为房产供应短缺,而是受到投机分子的影响,后来房价持续保持高位,政府又认为是市场流动性不够,对问题的诊断从一开始就存在问题”,“以错误的诊断为基础制定政策,只会越来越糟”。沈教授说,“政府称制定房产政策是为了平民,但最终获利的却只有手持现金的富人和江南的富豪”。

政府财政迅速恶化,也是文政府的“阿喀琉斯之踵”。今年韩国的国家债务已经从文政府上台第一年2017年的660万亿韩元上涨到965万亿韩元,期间韩国的国家负债比从36%上升到48.2%,预计到2022年将达到52.3%、2024年将达59.7%。这意味着,从下届政府开始,韩国将步入“国家债务超1000万亿韩元、负债比高于50%”的时代。

这其中固然有新冠肺炎疫情(COVID-19)横扫全球的影响,但不少看法认为,韩国就业情况恶化、房产价格暴涨的苗头早在疫情爆发前就已经出现,这才导致疫情爆发后情况进一步恶化,最终变得难以解决。专家们认为,政府过于追求速度,用行政手段介入市场,这才是导致政策失败的主要原因

东国大学经营学教授康京勋(音)表示,“制定经济政策时需充分考虑什么样的经济因素能够真正调动人的积极性,但本届政府未能做到这一点”,“政府以为提前设定政策结果,然后为此制定原则和法律制度,就可以达到既定目标,这种思考方式太过乐观、单纯,令人难以理解”。

世宗=孙海容 曹贤淑 记者
译 | 李小敏 校 | 李霖 责任编辑 | 刘尚哲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相关报道

精选报道